方锐走着走着摔成了一块点心

周方 叶方

老叶二十岁生快!

两年前我第一次被安利全职高手。
当年听说这小说长的够呛就一直没敢看。
被安利的次数多了,兴趣也渐渐被勾起来。
“朋友,你听说过全职高手么”

从最初便被吸引。
看着他从退役到重返巅峰,从嘉世队长到兴欣队长,从中国,到世界。
缘起荣耀。

有多少人能放弃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重头再来?
“每一个不甘的离开,都是为了最后的归来。”
从第十区重新开始,带着友人留下的账号一路闯过来,直到在职业联赛这片战场上留下几乎无法超越的记录。
“第十赛季,总冠军,兴欣战队!”
十年,这是他第四次拿总冠军,却也是作为“叶修”第一次站在领奖台上
总冠军,这是他当之无愧的,最好的嘉奖。
荣光加冕最渺小英雄。

“如果喜欢,就把这一切当做是荣耀,而不是炫耀。”
“荣耀,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十年热血写信仰,荣耀永不散场。

心怀荣耀,战无不胜。

有幸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生日快乐,叶修。

@每一个爱着叶修的你【叶修b萌应援】

2017叶修B萌应援:

 #叶修# 各位喜欢叶修的小伙伴们,大家好!

 <2017叶修b萌应援群 240435364>

距离《全职高手》完结,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作为一名叶粉,我们都很有幸,能在这样一个美好的世界里,遇见与一个这样美好的叶修。

 

作为这本小说的唯一主角以及灵魂人物,叶神他坚韧、果敢、大度、包容。一切美好的词似乎都不能够形容他曾经给我们带来的温暖与感动。

 

他带给我们的,是一种精神的力量。

 

这种精神力量,经过时间的积累,早已穿透了无法触及的次元墙壁,支撑着无数叶粉勇敢地面对生活中的种种磨难。

 

叶修的信仰是荣耀,而我们的信仰,却是他。

 

在这个2017年的夏天,全职世界里的荣耀联赛仍然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我们的叶神,仍在以他自己的方式,追逐着属于他的胜利与荣耀。

 

而在我们的世界,虽然隔着一个永远打不破的次元壁,叶神却以另一种方式,打响了属于他的荣耀之战!

 

或许大家还不知道,今年的叶神,即将参与由七月份由B站举办的BliBli动画角色人气大赏!

 

一、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比赛 ?

Bilibili动画角色人气大赏是哔哩哔哩弹幕网于2015年举办的动画角色人气投票活动。2015年为第一届,2016年为第二届,同时也是国内乃至全球参与人数最多最有公正性以及权威性的萌战之一,简称B萌。由于B萌参与人数之多,导致了比赛散票基数十分大,所以结果是由每一个参与应援的投票者真正控制的。

  
  

二、赢得比赛有什么作用?

  
  

通过第一届以及第二届的比赛来看,赢得B萌燃王可以使角色获得巨大的人气提升,燃王决出后该角色的版头会在B站番剧区首页悬挂,角色所在作品也会在番剧区首页有相应的版头进行推荐补番,例如去年国漫场萌燃双王的狐妖小红娘以及日漫场燃王夜斗的所属作品野良神。可查数据表明,野良神在被版头推荐后,追番数增长了四万,而狐妖更是一举成为全B站包括日漫的追番量排名第四的作品,也是前十中唯一的国漫作品。

  
  

三、为了赢得比赛我们需要做什么?

  
有组织、有条理的投票及应援是应援群存在的目的,如何合理规划厨票是决定比赛结果的关键。为了给大家提供这样一个场所,保证大家可以正确投票,2017叶修B萌应援群群便诞生了——一个为了B萌应援而存在的应援群,以让叶修登上燃王宝座为根本目标的应援群。入群可以有组织的确保投票账号的可使用性,用以保证有一定的票数。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大家都能做的,我们可以做的,就是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再做到的。

  
  

四、想要参加应援的可以做些什么?

  

群里有十分具体的备战策划分工,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擅长方向或者想要做的方面去选择具体适合自己加入的部门,大家的每一份付出都是有意义的,每一个参加的人的努力都会是最好的应援。

 

寥寥数行史诗,

必会有你名字。

 

如若笔墨寡淡,

将由我们来为你证实。

 

有了我们的陪伴,叶神将不会再有那个雪夜,背影成单的孤独。

 

因为接下来的路,无论雨雪风霜,都将有我们陪他一齐走过。

 

真心希望接下来能有更多的小伙伴们能加入我们,无论你能做些什么,或多或少,都会被时间铭记,成为叶神荣耀的一部分。

 

我们希望,叶神接下来的荣耀,会由你我共同见证。

 

<<2017叶修b萌应援群 240435364>>期待你的加入!


怎么样,英雄,一起吗!



ps 为方便管理及使应援有效化最大,请勿重复加入叶修B萌应援群。





文:叶子,图:修罗忧乐



垂死病中相合聚

夏寒则:

•私心浓重的玩意儿,ooc一如既往



    退役三四年,渐渐也从荣耀里淡了出来。谈不上彻底戒除,只是不再如当年那样疯:半夜睡不着爬起来,还要抢对家一波boss。出了职业的圈子,大家也都难得全聚,有些人很长时间没有见过,只偶尔在群上说笑几句。喻文州想着叹了口气,许是声音有点大,王杰希从沙发上回过头来看他,眉目间清清楚楚的挂满几个字:作,你就作。喻文州觉得好笑,乐了乐,说杰希我想搞个聚会。王杰希心里翻了个白眼,心说搞呗,还问我,搞什么的征求意见。


    也就真的搞了个聚会。在群里嚎了一嗓子,平日里都躺倒装尸体的人倒是一个比一个往出来蹦得快。尤其是以叶修为首的兴欣党,自己出来算人就不说了,居然还要替人占位置,何其无耻。


   


    闹腾着订好地方和时间,好容易到了时候,两个人还提前十分钟到达,想一展东道主风采。万万没想到推开门一看人早已经到齐了,看他俩进来都齐刷刷回头,满眼充斥着对于吃饭的渴望。这边王杰希自成一派妖孽风华,端着个冷脸走进去,浑身挡不住的冷气喷射。另外又有大小眼的加成,更是妖气缭绕,神棍非凡。那厢喻文州笑眼弯弯,是后天里修成的满身淡然姿态,直接无视那一双双渴望的眼,从容走进去拉椅子坐下,无愧天生好心脏。


    看这两个人没要动的意思,叶修只好清清嗓子开口:“文州啊,这都等了大半天了,不得整点什么意思意思啊?”


    喻文州微微一笑,点头应回一句好,然后冲服务生招手点单。小服务生颤巍巍地过来了。这个不是他见识少没见过这么多大神齐聚一堂,而是这一厅的黑气盘旋不散,吓得他险些高呼观世音菩萨救苦救难求您收妖。结果群妖中笑得最好看的那一只冲他招手,一时间鬼迷心窍,忍不住就脱离了人类大本营投向了妖孽怀抱。


    喻文州终归是道法高深的一条好鲤鱼精。上抗得住神鬼,下诱得了凡俗,实属妖孽典范,妖孽里的指明灯,迟早一天得位列仙班。


    喻文州手指头在单子上一扫,点下一排花花绿绿的酒,另配有凉菜若干:凉拌海蜇皮,油炸花生米,水煮毛豆……街边大排档标准配置,再就只差让大家身着汗衫短裤抠着脚其乐融融的共饮一杯。叶修一回眸,掂走那杯命中缘分的二锅头,虽然气味颜色无一不酷似白开水里滴了两滴酒。自以为可逃脱一杯倒的设定,孰料只半口下肚就横尸餐桌。方锐还颇为嫌弃地去挪了挪他的头来方便够花生米。此时大家酒就都尚未入口,看见叶修倒下纷纷微笑举杯要求共饮此杯。喝完还夹一口花生米配海蜇皮,不求超凡脱俗只求雅俗共赏。对对对没错,雅俗共赏雅俗共赏。


   


    酒过一巡,众人微醺,纷纷开始感慨起那些青春年华,言语间情真意切,几乎令人眼泪落下。譬如:一起骂过的叶秋和一起骂过的叶修,十分让人怀念。


    酒过二巡,孙翔不知从哪里拔出一双崭新的筷子对着挺尸的叶修一通好捅,嘴里还高呼着“豪龙破军”;张新杰极其镇定地抬手看表,夹了一筷子青菜塞进嘴里:“这个肉坏掉了。”然后起身冲进洗手间一通好吐。


    酒过三巡,扭扭捏捏的热菜终于上桌。要知道国人吃饭,点菜里定少不了一道鱼。就是这条鱼,黄少天看见它上来后异常激动,大爆手速开始转起饭菜的转盘,自己嗨到停不下来,口中还念念有词:“转发这条锦鲤!转发这条锦鲤!”


    ——没错,是“转发”这条锦鲤。于是在转了数圈后,黄少天开始抄起盘子实行“发”。只听见啪嚓一声脆响,盘里的中华鲟和盘子碎掉的瓷片子一起糊在地上,汤汁四溢,其间还冒起袅袅白汽,仿佛鱼不甘的怨灵重现人间。


    喻文州:“……”


    锦鲤同志现在的心情很复杂,非常复杂。


    酒过多巡,黄少天在一边呼呼哈哈的练起幻影无形剑。而叶修仿佛还魂一般地爬起来,满脸不明意味的贱笑——至少旁人看来是这样的。一只脚踩在椅子上,一边打了个嗝:“哥……!是不接广告的!”有几个人满脸鄙夷地看过来,苏沐橙冷酷无情地拎了个酒杯又灌他一口酒。叶修当机挺尸,彻底趴倒之前还挣扎着补了一句:“就是!不接……”王杰希斜眼一瞥,伸手取走叶修没用过的干净碗碟盛起一碗汤;喻文州反手把自己杯子里的酒倒进叶修杯里,续上雪碧笑眯眯地举高杯子又干一杯。吴羽策眼角的一颗泪痣悲戚得真切,又加上他面前堆成小山一样的白骨,这一番悲戚更显得让人胃痛不已。那头的方锐口中叼根鸡翅来投,两眼真诚而闪亮。四人目光交汇颇有点惺惺相惜之感。


    于是举起汤碗喝了一轮汤以纪念这相惜之情。喝完之后喻文州瞅瞅脸朝下倒在桌儿上的叶修,才恍然想起什么:“张副队呢?”


    “洗手间去吐了。”


    “肖队……?”


    方锐回头看了一眼肖时钦的方向,转过脸来满脸怜悯:“在骂孙翔。”


    喻文州:“……辛苦肖队了。”


   


    他们这一波卯足了劲吃得欢实,那一波喝成懵逼的人还在那里摇摇晃晃起起伏伏地挣扎,仿佛杂耍。这头这四个吃着还要起哄叫个好,又是鼓掌又是评论,煞有介事。


    “唐昊的碟子舞还挺别致的。”


    “明明是飞盘舞,你就扯。”


    “碟子舞。”


    “飞盘舞。”


    ……喻文州啃完一溜鸡爪才听见他们的讨论,有点没反应过来味儿:“搞咩呀?”


    “咩咩咩呀,喻队明白人的啦!”方锐笑嘻嘻地扭着舌头发个不人不鬼的声儿出来,“飞盘舞,看我的眼睛。”


    吴羽策掰了一只蜜汁叉烧填进嘴里,没搭理他。王杰希从满桌骨架子里抬头,定定地盯了唐昊一会儿。那头耍得正开心的人打了一个谜之寒颤。喻文州正想叫他,说杰希你瞅啥。结果王杰希扭过身来,冲他幽幽一笑:“瞅唐昊咋地。”


    ——喻文州败了。他没有再说任何话,安静的用勺子挖了一大勺松仁玉米放进碗里。


    王杰希冲喻文州说完之后,又转过来对着吴羽策方锐露出一个宽厚的笑意:“印度飞饼舞。”


    吴羽策方锐:“……”


   


    桌上菜悉数见底,方锐靠在椅背上打了一个很香甜满足的饱嗝:“我觉得我吃饱了。”另外三个队友正在扯纸擦嘴,表情里带点吃撑了的慵懒以及痛苦(?),听到他说话,纷纷点头以表示赞同。还没等他们就菜色好坏与否作出一番点评的时候,前面那些垂死挣扎的人就已经爬起来跳舞了,载歌载舞,天下太平,冯主席甚慰之。


    普通的DISCO我们普通的摇,普通的神经病我们普通的吃药。整场的气氛再叶修三度爬起的时候到达了顶峰。虽然已经醉得七七八八,但好歹还有个模糊印象。一个个看见叶修就像看见了那些年我们被抢过的boss一样,都乍着手臂和丧尸一样的扑过去,可能妄图一报遗恨。苏沐橙扬着脸走过去拽住叶修的衣服领子直接拖走,对着沿途丧尸啪啪啪大扇耳光(扇空气)。五官精致表情凛冽,好一个暴走的漂亮妞。骇得一众僵尸颤巍巍后退,估计是被这气势吓得,脸上还阵青阵绿,带变色的。苏沐橙秉着一颗红心拖叶修不放手的中心原则,走得杀气腾腾,直在丧尸群里辟开一条道路,奔向喻文州和王杰希坐着的长条沙发。


    叶修喝了点酒倒是老实很多,乖乖地坐在沙发上不说话,眼神迷离,歪着个脑袋,带些不合时宜的良善。喻文州和王杰希琢磨半晌也没搞清楚这一点良善从何而来,叶修就蹭过来对着他俩乐。言语表情间既嘲讽又嘲讽,唯独那一点难得的良善不曾退却。


   


    “我说小喻同志啊,你搞这么个聚会……嗝,是不好的。”


    “虽然我们都不在江湖混了,但是领导还是会记得我们的功绩……!”


    “王大眼小同志大小眼很有前途哈,改明给你提拔个一等候,封地三万里!”


    ………………


    喻文州哭笑不得地听完这一堆颠三倒四的话,扭头冲王杰希弯弯眼,说杰希你听明白了吗。王杰希叶修二人在联盟中可堪一句知己,渊源深厚,所以就算叶修这胡七八糟扯了这一堆,他还是能琢磨出点意思来,就好像喻文州对黄少天垃圾话的抓重点一样,都是自带技能。


    “还是有点怀念吧。”王杰希顿了一会儿才说出来一句,表情里勾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其余的估计不知道怎么扯出来的。”


    喻文州收了脸上常带的笑意,看了看周围喝得歪七八糟的人,轻声开口:“都是一样的。”


   


    荣耀。


    从少年时便为了这二字付出过不知多少,并肩作战过的队友,费尽心思制作的战术,场上的敌人场下的朋友。心血浇筑出一生荣耀,太多的喜悲酸甜尽数托付于此。那是他们最好的最无畏的时候,那也是他们最怀念的时候。甘心吗?试问又有谁甘过心呢,曾经玩笑过的“荣耀此生”终究是一句玩笑,算不得真。


    叶修如此,他们每一个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那些人那些事终会远去,所谓聚会也不过是缅怀的借口,以此来纪念纪念从前,也见见那些家伙。


    “感觉还真有点垂死挣扎,真不甘心。”喻文州笑,言语轻飘而笑音浓重。


    “垂死病中惊坐起,笑问客从何处来。”王杰希偏头看着他笑,言语玩味而不失调侃,“喻队醒醒。”


    “好好好,听魔术师先生的,醒了醒了。”


   


    他们的路还有很长,除却了荣耀,也终究还有更重要的人与事物伴在身旁。都要接着走下去,醉生梦死一场后,现实还是摆在前方。


    只有这一颗难能可贵的心,不会变去分毫。


   


    岁月如新,荣耀存心,


    旧梦如故,白首仍护。

喜欢你的认真 喜欢你的直率

生日快乐,杜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