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锐走着走着摔成了一块点心

周方 叶方

垂死病中相合聚

夏寒则:

•私心浓重的玩意儿,ooc一如既往



    退役三四年,渐渐也从荣耀里淡了出来。谈不上彻底戒除,只是不再如当年那样疯:半夜睡不着爬起来,还要抢对家一波boss。出了职业的圈子,大家也都难得全聚,有些人很长时间没有见过,只偶尔在群上说笑几句。喻文州想着叹了口气,许是声音有点大,王杰希从沙发上回过头来看他,眉目间清清楚楚的挂满几个字:作,你就作。喻文州觉得好笑,乐了乐,说杰希我想搞个聚会。王杰希心里翻了个白眼,心说搞呗,还问我,搞什么的征求意见。


    也就真的搞了个聚会。在群里嚎了一嗓子,平日里都躺倒装尸体的人倒是一个比一个往出来蹦得快。尤其是以叶修为首的兴欣党,自己出来算人就不说了,居然还要替人占位置,何其无耻。


   


    闹腾着订好地方和时间,好容易到了时候,两个人还提前十分钟到达,想一展东道主风采。万万没想到推开门一看人早已经到齐了,看他俩进来都齐刷刷回头,满眼充斥着对于吃饭的渴望。这边王杰希自成一派妖孽风华,端着个冷脸走进去,浑身挡不住的冷气喷射。另外又有大小眼的加成,更是妖气缭绕,神棍非凡。那厢喻文州笑眼弯弯,是后天里修成的满身淡然姿态,直接无视那一双双渴望的眼,从容走进去拉椅子坐下,无愧天生好心脏。


    看这两个人没要动的意思,叶修只好清清嗓子开口:“文州啊,这都等了大半天了,不得整点什么意思意思啊?”


    喻文州微微一笑,点头应回一句好,然后冲服务生招手点单。小服务生颤巍巍地过来了。这个不是他见识少没见过这么多大神齐聚一堂,而是这一厅的黑气盘旋不散,吓得他险些高呼观世音菩萨救苦救难求您收妖。结果群妖中笑得最好看的那一只冲他招手,一时间鬼迷心窍,忍不住就脱离了人类大本营投向了妖孽怀抱。


    喻文州终归是道法高深的一条好鲤鱼精。上抗得住神鬼,下诱得了凡俗,实属妖孽典范,妖孽里的指明灯,迟早一天得位列仙班。


    喻文州手指头在单子上一扫,点下一排花花绿绿的酒,另配有凉菜若干:凉拌海蜇皮,油炸花生米,水煮毛豆……街边大排档标准配置,再就只差让大家身着汗衫短裤抠着脚其乐融融的共饮一杯。叶修一回眸,掂走那杯命中缘分的二锅头,虽然气味颜色无一不酷似白开水里滴了两滴酒。自以为可逃脱一杯倒的设定,孰料只半口下肚就横尸餐桌。方锐还颇为嫌弃地去挪了挪他的头来方便够花生米。此时大家酒就都尚未入口,看见叶修倒下纷纷微笑举杯要求共饮此杯。喝完还夹一口花生米配海蜇皮,不求超凡脱俗只求雅俗共赏。对对对没错,雅俗共赏雅俗共赏。


   


    酒过一巡,众人微醺,纷纷开始感慨起那些青春年华,言语间情真意切,几乎令人眼泪落下。譬如:一起骂过的叶秋和一起骂过的叶修,十分让人怀念。


    酒过二巡,孙翔不知从哪里拔出一双崭新的筷子对着挺尸的叶修一通好捅,嘴里还高呼着“豪龙破军”;张新杰极其镇定地抬手看表,夹了一筷子青菜塞进嘴里:“这个肉坏掉了。”然后起身冲进洗手间一通好吐。


    酒过三巡,扭扭捏捏的热菜终于上桌。要知道国人吃饭,点菜里定少不了一道鱼。就是这条鱼,黄少天看见它上来后异常激动,大爆手速开始转起饭菜的转盘,自己嗨到停不下来,口中还念念有词:“转发这条锦鲤!转发这条锦鲤!”


    ——没错,是“转发”这条锦鲤。于是在转了数圈后,黄少天开始抄起盘子实行“发”。只听见啪嚓一声脆响,盘里的中华鲟和盘子碎掉的瓷片子一起糊在地上,汤汁四溢,其间还冒起袅袅白汽,仿佛鱼不甘的怨灵重现人间。


    喻文州:“……”


    锦鲤同志现在的心情很复杂,非常复杂。


    酒过多巡,黄少天在一边呼呼哈哈的练起幻影无形剑。而叶修仿佛还魂一般地爬起来,满脸不明意味的贱笑——至少旁人看来是这样的。一只脚踩在椅子上,一边打了个嗝:“哥……!是不接广告的!”有几个人满脸鄙夷地看过来,苏沐橙冷酷无情地拎了个酒杯又灌他一口酒。叶修当机挺尸,彻底趴倒之前还挣扎着补了一句:“就是!不接……”王杰希斜眼一瞥,伸手取走叶修没用过的干净碗碟盛起一碗汤;喻文州反手把自己杯子里的酒倒进叶修杯里,续上雪碧笑眯眯地举高杯子又干一杯。吴羽策眼角的一颗泪痣悲戚得真切,又加上他面前堆成小山一样的白骨,这一番悲戚更显得让人胃痛不已。那头的方锐口中叼根鸡翅来投,两眼真诚而闪亮。四人目光交汇颇有点惺惺相惜之感。


    于是举起汤碗喝了一轮汤以纪念这相惜之情。喝完之后喻文州瞅瞅脸朝下倒在桌儿上的叶修,才恍然想起什么:“张副队呢?”


    “洗手间去吐了。”


    “肖队……?”


    方锐回头看了一眼肖时钦的方向,转过脸来满脸怜悯:“在骂孙翔。”


    喻文州:“……辛苦肖队了。”


   


    他们这一波卯足了劲吃得欢实,那一波喝成懵逼的人还在那里摇摇晃晃起起伏伏地挣扎,仿佛杂耍。这头这四个吃着还要起哄叫个好,又是鼓掌又是评论,煞有介事。


    “唐昊的碟子舞还挺别致的。”


    “明明是飞盘舞,你就扯。”


    “碟子舞。”


    “飞盘舞。”


    ……喻文州啃完一溜鸡爪才听见他们的讨论,有点没反应过来味儿:“搞咩呀?”


    “咩咩咩呀,喻队明白人的啦!”方锐笑嘻嘻地扭着舌头发个不人不鬼的声儿出来,“飞盘舞,看我的眼睛。”


    吴羽策掰了一只蜜汁叉烧填进嘴里,没搭理他。王杰希从满桌骨架子里抬头,定定地盯了唐昊一会儿。那头耍得正开心的人打了一个谜之寒颤。喻文州正想叫他,说杰希你瞅啥。结果王杰希扭过身来,冲他幽幽一笑:“瞅唐昊咋地。”


    ——喻文州败了。他没有再说任何话,安静的用勺子挖了一大勺松仁玉米放进碗里。


    王杰希冲喻文州说完之后,又转过来对着吴羽策方锐露出一个宽厚的笑意:“印度飞饼舞。”


    吴羽策方锐:“……”


   


    桌上菜悉数见底,方锐靠在椅背上打了一个很香甜满足的饱嗝:“我觉得我吃饱了。”另外三个队友正在扯纸擦嘴,表情里带点吃撑了的慵懒以及痛苦(?),听到他说话,纷纷点头以表示赞同。还没等他们就菜色好坏与否作出一番点评的时候,前面那些垂死挣扎的人就已经爬起来跳舞了,载歌载舞,天下太平,冯主席甚慰之。


    普通的DISCO我们普通的摇,普通的神经病我们普通的吃药。整场的气氛再叶修三度爬起的时候到达了顶峰。虽然已经醉得七七八八,但好歹还有个模糊印象。一个个看见叶修就像看见了那些年我们被抢过的boss一样,都乍着手臂和丧尸一样的扑过去,可能妄图一报遗恨。苏沐橙扬着脸走过去拽住叶修的衣服领子直接拖走,对着沿途丧尸啪啪啪大扇耳光(扇空气)。五官精致表情凛冽,好一个暴走的漂亮妞。骇得一众僵尸颤巍巍后退,估计是被这气势吓得,脸上还阵青阵绿,带变色的。苏沐橙秉着一颗红心拖叶修不放手的中心原则,走得杀气腾腾,直在丧尸群里辟开一条道路,奔向喻文州和王杰希坐着的长条沙发。


    叶修喝了点酒倒是老实很多,乖乖地坐在沙发上不说话,眼神迷离,歪着个脑袋,带些不合时宜的良善。喻文州和王杰希琢磨半晌也没搞清楚这一点良善从何而来,叶修就蹭过来对着他俩乐。言语表情间既嘲讽又嘲讽,唯独那一点难得的良善不曾退却。


   


    “我说小喻同志啊,你搞这么个聚会……嗝,是不好的。”


    “虽然我们都不在江湖混了,但是领导还是会记得我们的功绩……!”


    “王大眼小同志大小眼很有前途哈,改明给你提拔个一等候,封地三万里!”


    ………………


    喻文州哭笑不得地听完这一堆颠三倒四的话,扭头冲王杰希弯弯眼,说杰希你听明白了吗。王杰希叶修二人在联盟中可堪一句知己,渊源深厚,所以就算叶修这胡七八糟扯了这一堆,他还是能琢磨出点意思来,就好像喻文州对黄少天垃圾话的抓重点一样,都是自带技能。


    “还是有点怀念吧。”王杰希顿了一会儿才说出来一句,表情里勾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其余的估计不知道怎么扯出来的。”


    喻文州收了脸上常带的笑意,看了看周围喝得歪七八糟的人,轻声开口:“都是一样的。”


   


    荣耀。


    从少年时便为了这二字付出过不知多少,并肩作战过的队友,费尽心思制作的战术,场上的敌人场下的朋友。心血浇筑出一生荣耀,太多的喜悲酸甜尽数托付于此。那是他们最好的最无畏的时候,那也是他们最怀念的时候。甘心吗?试问又有谁甘过心呢,曾经玩笑过的“荣耀此生”终究是一句玩笑,算不得真。


    叶修如此,他们每一个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那些人那些事终会远去,所谓聚会也不过是缅怀的借口,以此来纪念纪念从前,也见见那些家伙。


    “感觉还真有点垂死挣扎,真不甘心。”喻文州笑,言语轻飘而笑音浓重。


    “垂死病中惊坐起,笑问客从何处来。”王杰希偏头看着他笑,言语玩味而不失调侃,“喻队醒醒。”


    “好好好,听魔术师先生的,醒了醒了。”


   


    他们的路还有很长,除却了荣耀,也终究还有更重要的人与事物伴在身旁。都要接着走下去,醉生梦死一场后,现实还是摆在前方。


    只有这一颗难能可贵的心,不会变去分毫。


   


    岁月如新,荣耀存心,


    旧梦如故,白首仍护。

评论

热度(61)

  1. 方锐走着走着摔成了一块点心吉沢寒 转载了此文字